主页 > H真生活 >全国仅存 花莲籍文面国宝林智妹 >

全国仅存 花莲籍文面国宝林智妹

全国仅存  花莲籍文面国宝林智妹

图:全国仅存的文面国宝林智妹,多年前还会吹口簧琴。(田贵实提供)

她的记忆里仍然没有忘记她的故乡 那个深藏在太鲁阁峡谷里陶赛溪谷里的Tosai部落
 
 原住民文面文史工作室负责人田贵实说,柯菊兰昨天往生后,全国文面长者仅剩花莲籍目前居住在新北市中和区的赛德克族文面长者林智妹。文面是早期台湾原住民泛泰雅族(泰雅、赛德克与太鲁阁族)最重要的文化表徵,在传统习俗中,凡刺有文面的族人,死后灵魂才能经祖灵同意跨过彩虹桥,前往祖灵的乐土,得以安息。
户籍还在花莲县
田贵实说,林智妹一九二二年出生,今年已九十七岁,为赛德克族原住民,原住民的名字叫「一百撒韵」Ipay Sayung,原住卓溪溪立山村,多年前由她在新北市的女儿带到台北市照顾,户籍还在花莲县。
四岁时刺额纹
田贵实说,他为蒐集原住民文面文化历史,当年去访回林智妹的故事,林智妹四岁时,妈妈请部落里的文面师帮她刺额纹。十五岁的时候,额头上的文面,遭到日本人用强制手术移除掉,导致我这和别人,再也无法清楚看见脸上那美丽的刺纹了。林智妹娓娓道出当年文面的经过。
他说,老人家的记忆似乎已经有所退化了,访谈当中,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回忆里。间杂在她的叙述里,总是伴随着Yaku toda(我是德乌达人)这一句话。她的记忆里仍然没有忘记她的故乡,那个深藏在太鲁阁峡谷里陶赛溪谷里的Tosai部落。
感谢上帝恩赐孝顺的孩子与媳妇
林智妹和林春源Uing Ukun婚后共同生育了九位子女,目前尚活着有林朝花(女)与林添财(男)两位。其中,她特别夸讚三子林添雄(二○○一年殁)与三媳妇苏莉花,在她还居住在花莲山里部落的期间,对她殷勤的照顾。她很感谢上帝恩赐给她如此孝顺的孩子与媳妇。
田贵实表示,由于他与德悟达的深厚渊源,他实忍不住问起老人家,是否认识他的妈妈Lipih Mahong?林智妹点了点头,示意认识并表示,不但很熟,而且当年还是很好的姊妹淘和玩伴。
林智妹当时说,你妈妈是助产士,当年,嫁给了一位Truku的好男人。闲聊中,她一直讚誉田贵实妈妈乐善好施。田的妈妈在日本时代,很早期就当上了公务员。公家机关配给家里的大米,她都特意带到山里部落孝敬父亲Sudu Takung。
田贵实问林智妹,早期族人,是如何从峡谷深处的陶赛部落,迁移至今日的山里部落的?林智妹说,那段迁移的过程,非常曲折艰辛。而且族人当年大迁徒的时候,还搭乘蒸汽火车呢!关于这段往事,她建议去山里部落找前立山国小校长柯真光。她说在柯校长的手上,保留有许多陶赛Toda的迁移开拓史料。